《一堂好课》首季收官:点亮思想之光,嘉奖向

2020-03-01 00:33       网络整理

  中新网北京2月25日电 (记者 高凯)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艺频道和喜马拉雅联合出品的大型文化类节目《一堂好课》结束了第一季的12节“大课”。

  从单霁翔谈“改造”故宫,到黄晓明22年前见证香港回归旧照曝光;从陈凯歌畅聊《大阅兵》幕后,到陈晓追忆儿时军人梦;从作家王蒙、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冯双白,到黄景瑜、郑爽、于朦胧,以著名学者与流量明星的全新配置,《一堂好课》走进12所大学,用一种全新的形式将知识送到青年学生中去,从国学、艺术、军事、体育等领域开讲,给观众带来各自领域的知识和经验分享。

  作为央视综艺频道最新打造的大型文化节目,《一堂好课》打破传统类型的节目空间,采用露天课堂的形式,将现场搬进大学校园,于夜幕降临之时开讲。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艺频道节目部策划评估组负责人,《一堂好课》节目模式研发、总导演汤浩称,“我们的关注点和落脚点始终落在年青一代上,课堂的目标观众是年轻人,现场观众是年轻观众,现场还有年轻的明星嘉宾担任‘课代表’,明星也是普通年轻人,他们也跟普通年轻人一样有着对知识的渴求,有着对世界的看法,我们希望能在年轻人当中体现一种更加积极向上的追求,那就是对知识的追求,让尚学之风成为社会新风尚。”

  与很多同类型节目比,《一堂好课》着实不够“综艺”,甚至被不少人戏称为“最浪费明星”。来到这个课堂的流量明星们非但没有特别的人设展示环节,甚至表演空间都被大大压缩,即使是课程有机组成部分,如音乐课、戏曲课上的歌唱,表演课上的即兴小品等也一定不占过多的时间。

  作为《一堂好课》“班主任”的康辉直言,“更多时候,他们(明星们)都只是这个课堂上的一个学生,一个聆听者、一个思考者、一个提问者、一个交流者,甚至在他们的提问、反应中,能看到明显的紧张、局促、困惑和问题解决后的释然与开朗。在这里,他们真正回归到了学习中的自己,与有形课堂、无形课堂上的每一位同学一样,而这种‘真’正是《一堂好课》所追求的、所期望实现的。”

  对于十二堂课中十二个领域里的大家,也为这个课堂提供着同样的回归知识文化本身的“真”。

  康辉表示,“如果有一台摄像机跟随拍摄每一堂课的前前后后,会看到这些大家是如何一遍遍地沟通、确认、磨合、准备,一遍遍修改PPT,一遍遍斟酌每一个用词的精确,那些我们以为的信手拈来,实是出自不断的推敲与修正。八十高龄的王蒙先生、尚长荣先生亦如此,每每令我这个一向认真的人都汗颜。”

  他特别提及学者们在“纯真的热爱”中体现出的少年感,“这种少年感就体现在他们始终心怀梦想,而且始终有追寻梦想的勇气和行动。这种少年感,我以为,无不源于他们心中纯真的热爱,爱他们所做的事,爱他们所见的人,爱他们所在的土地。”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阎晶明认为,《一堂好课》是把真实的高度、学术的深度和艺术氛围融为一体的文化节目,为青年学子讲授启迪心灵的人生之课,用知识与榜样的力量指引年轻一代,激发广大观众的向上好学之风。

  不期然,《一堂好课》第一季播出正逢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特殊时期,一方面,宅在家中的人们有更多的时间关注这一难得的课堂,而另一方面,当此时,很多人也难免少了一点安安静静听课的心态,对此,康辉表示,“与一档电视节目,或邂逅或错过,或追随或摒弃,总是时、势、人三个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但都是难得的相遇。更好之处还在于,这十二堂课就在那里,总在那里,还可以期待未来更多的相遇或重逢。”(完)


【编辑:黄钰涵】

相关推荐